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校园强暴
校园强暴

校园强暴

黄昏。


  L君进入温习室,只见慧敏早已安坐着,如常地温习功课。


  『敏姐,你好。』L君先向慧敏打招呼。


  『喔┅┅小L┅┅』仍然是那甜美笑容,不过看来有点疲倦。


  『敏姐,你身体不适吗?』L君故意显示出他的关怀。


  『是喔,我今天刚巧°°呃°不°°没什麽,只不过是有点疲倦罢了┅┅』分明是身体不适,却欲言又止。


  (稍等一下吧,让我给你一浪接一浪的快感,到时包你精神爽利。)心中盘算着,口里却不敢多问,L君便自行在课室後面的位子坐下来。


  愈来愈感到疲累,慧敏终於抵受不了睡魔的诱惑,伏在书桌上小睡。


  L君也忍不住上前察看。


  (多漂亮的睡姿。)


  忽然注意到慧敏的双脚稍微移动,L君发现慧敏的双腿略为张开,见课室内没有其他人,便蹲下来偷看裙底春光。


  双腿在书桌下面,光线不足,只能隐约看到大腿尽头的少许的白色部分。


  『喔┅┅』慧敏发出轻微的呻吟声,L君以为她醒来,给吓得双脚一软跌坐在地上。


  幸好慧敏并没有真个醒来,L君连忙返回座位。


  L君还没坐下,慧敏突然醒来,并拿着书包走出课室。


  (是要回家了吗?可她又没有收拾课本啊。)慧敏今天的行为真是有点儿奇怪,聪明如L君亦百思不得其解。


  十多分钟後,慧敏回到课室,坐下来,看了一会儿课本,然後又伏在书桌上睡觉。


  (又要睡觉吗?怎麽她今天做了睡美人?)虽然感到不解,不过L君觉得未尝不是对他有利。对付一个精神不振的少女,应该会是一件相当容易的事情。


  看到慧敏好像睡得很甜,L君心想(正是下手的好机会,可以给她一个措手不及┅┅)於是便走上前。


  (就这样把她推倒地上好吗?不过有人进来怎办?还是把她拖出去外面的草丛好呢?)盘算期间,忽然留意到慧敏的双腿张了开来。


  (既然一时间没法作出决定,不如先再再偷看一下┅┅)今次慧敏的双腿是完全张了开来,L君蹲下来,却只见原先是白色的部分,现在变成乌黑一片。


  (是阴毛吗?)似乎只有这个可能,不过实在太奇怪。(刚才不是穿了白色内裤吗?)『喔┅┅』慧敏又发出轻微的呻吟声,L君见她忽然抬起头来,慧敏今次是真的醒来。


  L君人急智生,假装缚鞋带,见慧敏看到自己,还先发制人。


  『敏姐,醒来了吗?』『嗯┅┅』没有说其他东西,便又再次着书包行出课室,却没有留意到从书包里跌了东西在地上。


  『敏姐,你跌了┅┅』慧敏好像没有听到,自顾自地行出课室。


  是一团白色的东西,L君把它拾起来。


  (喔°原来是敏姐的内裤°)还泄有大滩血迹。原来慧敏流了太多经血,连内裤也沾着了,不贫血才奇,难怪她会那麽疲倦。


  L君呆站着,注视了慧敏的内裤好一会,忽然听到慧敏回来的脚步声。


  慌张间,L君只好把慧敏的内裤放口袋,并返回自己的位子。


  慧敏的精神似乎好了一点,一直坐着温习功课。


  (唉┅┅)L君暗自叹气。虽然他的神经里确是有点疯狂细胞,可还没有兴趣玩什麽『碧血洗银枪』。


  看着慧敏的倩影,L君愈感可惜。只好偷偷把男性器官拿出来,一面用慧敏的内裤搓弄,一面闭上眼睛幻想∶(慧敏┅┅慧敏┅┅你终会是属於我的┅┅)(啊┅┅)到达高潮时,L君恣意射出精液,却强忍着喉头的呻吟声,但仍不住地深呼吸┅┅高潮过後,身体逐渐放松┅┅思维逐渐返回现实,眼睛缓缓张开┅┅(噢!)却发现慧敏早已回过头来,神色呆滞地注视着自己,心头不禁惊叫起来,背脊亦旋即产生一阵发冷感觉。还未来得及反应,慧敏已先开口。


  『小L,我好像嗅到一些奇怪气味,你有没有嗅到喔?』『好像┅┅没有┅┅是┅┅什麽气味┅┅』『我也不知道,总之是很奇怪的气味,我从来都没有嗅到过这种气味┅┅好像还有点腥腥臭臭┅┅』『没嗅到喔,是不是你身体不适,所以产生幻觉?』『大概是吧┅┅』於是慧敏便没头没脑地继续温习功课。


  幸好L君的神经及时恢复过来,轻易地把慧敏打发过去。


  (如我所料,是纯情处女一名,连男性的东西也没有嗅过,嘿嘿嘿┅┅今次可好玩了┅┅)怀着满心冀望,L君弯下身来,悄悄地用纸毛巾清理地上的秽物。


  ※※※※※


  数日後。


  
『慧敏姐姐,你上次说教我做功课,自己却只顾睡觉,今晚你一定要帮帮我喔。』L君早上回校时,一看到慧敏便抢先向她撤娇。


  『上次┅┅真对不起啊┅┅放学後再来温习室找我吧。今次我一定不会再贪睡。』想起那天把内裤弄满血迹,还不知把它丢到那里去,慧敏想起尴尬情境,不禁面红耳热。


  看在L君眼里,慧敏那红卜卜的粉脸却更惹人遐思┅┅『要去上课了,放学後见。』慧敏说完便转身离去。


  (已经过了几天,现在她应该很乾净┅┅)想到他很快便能够把这朵含苞待放的鲜花强行占有,L君不禁对着慧敏的背影吞了一下口水。


  ※※※※※


  看着天色渐黑,L君在校园内巡视一番。


  L君把握这空闲的几天,在校内多番巡视,终於找到一个理想地点。不过在行事前他还是到现场再看一次,确定没有其他学生在附近留连,才返回温习室。


  『糟糕啦,敏姐,我刚才在看到有学生在暗处吸烟喔。你快点去把那班坏蛋抓住吧。』L君故意装出紧张的样子。


  『在那里?』『就在新翼那儿,我带你去看。』慧敏是学校内的纠察队成员,因此立即跟随L君走出课室。


  在L君的引路下,两人到了新翼内一暗处。


  『就在这转角处之後。敏姐,我有点害怕,你是纠察队成员,你先行吧,我跟在你後面。』L君小声地跟慧敏说。


  (真是可爱的学弟喔,居然那麽胆小。)慧敏心想。不过其实她自己也有点紧张,预感到好像会有事情发生。


  为免发出声响打草惊蛇,慧敏深深吸了一口气,然後屏住呼吸,走在前头。


  就在这刹那,L君暗地里除下裤头的皮带,并从後用皮带勒着慧敏的粉颈。


  『喔°°』连大喊一声的机会也没有,便已经给勒紧脖子。


  慧敏本能地用双手抓着皮带,可是始终没能把对方摆脱,双脚乱蹬几下後,便不支倒下,一动也不动。


  (嘿嘿嘿┅┅)L君见慧敏失去知觉,便把她拖进一处阴暗转角。


  那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楼梯底。不知是否因为做了亏心事,黑暗如地狱的环境忽地令L君有种背脊一凉的感觉。


  (咦°°)L君赶紧把手指放在慧敏的鼻旁。还好,温暖的气息尚在。


  这时L君内心不禁感到有点愧疚,要是刚才一时过於重手┅┅要是为了渔色而弄出人命┅┅但是他的良心发现只维持了几秒钟。在他还没有把手抽回来前,美女的鼻息已把恶魔的欲念再次燃点起来。手指彷佛嗅到鼻息的芳香。


  手指轻点了嘴唇一下,然後便沿着粉颈向下摸去,经过大动脉时,(嗯┅┅还有脉膊┅┅真的没事┅┅嗯┅┅很幼滑),L君的思想开始有点失控。


  不安份的手来到少女的乳房。


  (嗯┅┅还有心跳┅┅跳的很厉害┅┅嗯┅┅很柔软。)刚才因窒息而引发的紧速心跳,久久没有平服,还与另一颗心产生共振效应,L君开始感到自己的心脏在猛烈抽动、左胸的肌肉也在一跳一跳的。


  (好想摸一摸┅┅就摸一摸吧┅┅)摸了几下,但那并不能令人满足,反而使人更加不规矩,於是开始把乳房轻揉起来。


  (嗯┅┅好有弹性┅┅)


  少女乳房受到刺激,即时产生生理反应。虽然隔着多层衣物,却可以感受到乳房的膨胀,还隐约感觉到硬起来的乳尖。


  衣物之下是怎样的光境呢?L君很想把慧敏的校服脱下来看过清楚。但是一点光线也没有,而且校役会在十分钟後把校门打开一次,让学生回家。赶不上的话,便要被迫留在学校过夜了。


  L君看了一下手表,知道时间无多,便只好速战速决。


  但他还是忍不住,要摸一摸慧敏的小腿。


  以往他经常用眼睛非礼慧敏露出在裙下的小腿。平时看起来很结实,不像有半点赘肉。L君把小腿反覆摸了几遍,质感很好,更难得的是,小腿虽然长期处於阳光照射之下,皮肤却依然幼嫩,一点都没有受到阳光无情的摧残。


  然後便把手伸到大腿处,要是能够把校服裙揭起来欣赏一下,那便真太理想了。不过虽然看不到,但暴露在阳光下的小腿,平时看来尚且觉得很白,藏在裙底下的大腿一定更加洁白吧。


  双手来回覆摸着,大腿的感觉与小腿不同。大腿肌肉较为松软,皮下脂肪较多,也因此而比较滑溜。


  (难道这就是造物者奇妙的地方吗?)L君一面摸着,一面想着这个令人费解的问题。为什麽两个相隔寸馀的地方会相差那麽远?


  或许,小腿是在穿裙子时给人看、而大腿则是用来抚摸的原因吧。


  (真是奇妙的配合。)L君想起广告里那些什麽『外面香脆、里面松化』的炸薯条。


  接下来是腿根部位。慧敏穿着的内裤,是保守的款式,把下体的重要部位完整地包裹起来,连一点蕾丝也没有。那是绝对会令男人感到乏味的款式。


  L君迅速脱下慧敏的内裤,这时他想到幻想中的少女神秘地带就在自己指尖之下,下腹亦有种爆发的意欲。於是便争取时间,把膨胀的男根掏出,并伏在慧敏身上┅┅虽然下体已有点湿润,但男性器官的猛然闯进,还是令慧敏感到戏痛,还清醒过来。


  『啊°°呜┅┅』


  L君冷不防慧敏会突然醒来,不过幸好他手快,立即把她的口捂着。


  男人伏在自己身上、下体有异物在搅动,慧敏赫然发现最不幸的事情正在发生。


  『呜┅┅呜┅┅』在惊和痛的强烈感觉下,慧敏不顾一切,双拳在男人身上乱捶、十只手指不断向对方乱抓。


  L君感到浑身点点刺痛。慧敏的指甲抓进他的肉、抓破他的皮,可他仍然不哼一声,自顾自地抽动下身。


  慧敏只感到下体的撕裂感觉愈来愈强烈,而且对方每一次抽出後的插入,都令她感到花蕊如被重重的敲击。


  (啊°°不要°°)慧敏忽然感到一股暖流冲进下体内。虽然不万分愿意,但是没法抗拒,只能流下伤心的眼泪水。


  【完】